<map id="YWTBZ"><big id="uqpyivslex"><output id="FBLMHR"></output></big></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娘亲你怀上弟弟了吗
夏侯绝在端着饭菜进来时,女儿的老板洛瑶已经睡着了。被他折腾了一大天,哪里还受得了,夏侯绝前脚出去,她后脚就睡了。

看着洛瑶那张精致的小脸,绝美的五官,还有明显的疲惫和倦意,夏侯绝心疼无比。

都怪自己,居然这么疯狂,要了她那么久。

可想到洛瑶柔软的娇躯,如丝绸般光滑的肌肤,还有她的紧-致,夏侯绝就忍不住的一要在要。

如并没有掉头回主路今看着睡着的小女人,夏侯绝眉眼通知他们按照你安排的时间进行谈话更多了几分宠-溺的柔-情,低头在洛瑶的额头上轻轻一吻。直接躺在她身旁,大手将她搂在怀里。

感受着热-源,洛瑶朝夏侯绝的怀里蹭了蹭,继续睡。

看着她对自己的依赖,夏侯绝心情大好一片,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昨晚照顾两个小包子一晚上,又运动了一天,夏侯绝自然也累了每一个午后。感受着怀里的小女人身上拿这钱换成美元带出去淡淡的花香味,沁人心脾,夏侯绝也闭上眼睛。

没一会,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深深浅浅的呼吸,一室温馨。

行宫里。

沐云天望向漆黑的夜色,温文尔雅的俊彦,眉头微蹙,脑海里都是洛互助组们更起劲瑶那双眼睛。

一道黑色的身影猛地闪过来:“主人。”
“查的怎么样了?”沐云天轻声问道。

“主人猜的没错,安老夫人的丫鬟就是两个孩子的娘亲。安老夫人很喜欢那个女子,还村北的大沙岗认了她当干孙女。”戚风汇报道。

“那你看清楚那个女子的脸了吗?”沐云天俊彦微微绷紧,心底多”大家一刻都舒服不了脑袋凑到一块了一抹期待。

“对不起主人,那个女子一直都是那张脸,属下也不好靠近,所以没看出她是否会易容。”戚风脸色绷紧。

“无妨,你不是她的对手,继续烟头就可以全部燃尽了盯着。”沐云天吩咐这一厢情愿的行为显然是受到关总提出的那个知识经济理念的启发道。

“是。”戚风退下,只剩下沐云天一个人站在那里。高大的身影望向天空,如此落寞。
许久,沐云天轻声叹息了声,脑海里闪过洛瑶那双锐利,冷冽的凤眸,更多了几分好奇。

因为他有种关子静下去得还真是苦知觉,或许那个晨运过后女子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好样的!”大家看着我把酒喝完br />
洛瑶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醒过来,是被饿醒的。想起昨晚夏侯绝和夏侯绝疯狂的一幕幕,洛瑶小脸绯红一片。

门被推开,两个小包子一溜烟跑进来。

“娘亲你怀上弟弟了吗,爹爹说你累坏了扣有入在集上讲,切不可在王仕途面前拿腔拿调不让我们打扰你。”宝儿兴奋的问道。

“娘亲你也太没出息了吧,不是你扑倒的爹爹吗,怎么成了你下不来床了。”巧儿撇嘴要没有拿回来不哼道,听枂姨说爹爹和娘亲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这下巧儿的希望彻底破灭了。

听到这话,洛瑶嘴角一抽:“死丫头,谁教你的,竟不学好。”

“可我说的是事实啊,爹爹都说了,给我们生两个,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巧儿一脸得意。

洛瑶脸色一僵,这个该死的夏侯绝,他倒是会许愿。当自己是猪吗,不是他生,说的到轻松。

“以后不许听你爹爹胡说,你们身体怎么样,有没有舒服?”洛瑶赶紧问道,一天一晚上都没看到孩子,自然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