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p id="YWTBZ"><big id="uqpyivslex"><output id="FBLMHR"></output></big></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快死了
看着莫释北挺拔而潇洒的身影,云宜的脸色却变得有些神伤,眼中也多出了别样的情愫。

轻叹一声,她也迈着小我的油井上缺他这样的员工碎步尾随而去,现在估计一家人都在那里围着顾念呢,自己就是去做戏也得演到底,不能像个看客般远远的观望。

莫释北迈着两条大长腿,还没有走进莫老的别墅,便已经有佣人等在外面,远远看到大少爷过来,迎了上去。

“大少爷,你可来了。”

“顾小姐怎么样了?”莫释北的脸色焦急而慌张,任谁看都会被感动。

不愧是浓情蜜意的两个年轻人,当得知未婚妻病重的消息,完全是一副热锅上的蚂蚁的状态,溢于言表。

“烧得厉害,一直叫着你的名字,谁都不让碰。”男佣边快速的跟上他的步伐,边恭敬的回答着。

“好好的怎么会发烧的?”莫释北两道完美的剑眉微皱起来,突然停下了脚步,冷冷的看着他。

男佣看到他的目光说行了行了不由得后背一阵冷汗,转念又感觉很是无辜,但仍然是赔着脸尴尬的笑道:“大少爷,这个我也不知道啊。”

莫释北仍然站在那里盯着他,似乎对他的答案并不满意。

“大少爷?大少爷,小的真的不知道啊,是负责顾小姐起居的阿秀一大早就跑去找管家,说是顾小姐发烧得厉害,管自己是一位中学老师家便即刻报告了老太爷,然后小的就领命在这里候着你过来了。”男佣急得是满头大汗,微弯着腰,说得小心而无奈。

这位爷今天这是怎么了?他的未婚妻病了,不快进去看看,突然站在这里逼自己做什么?

心三三两两的行人从道路两旁走过里是十万个为什么,可是男佣也不敢反驳,只是一个劲儿的说着一些似有似无的话。

大约过了半分钟,莫释北这才轻嗯一声,继续转身向里走去:“你忙去吧。”

听到这四个字,男佣就像领到了圣旨一般,心里是豁然开朗,紧张了半天,差点晕过去,终于被赦免了。

“大少爷来了。”

“大少爷,您来了。”

一路都有候着等待莫老命令的佣人和他打着招呼,直到顾念的门口,真可谓是再一次的家庭会议,除了自己的亲娘还没有赶过来,还有莫权似乎也不在列,其他莫家的小辈们都站在那里。

通过大家自觉让出的一条小道,屋里何淑芳、罗亚儿正在嘴唇发干的劝着倒在床上的顾念,而老爷子正焦急的在屋里打着转,时不时看一眼劝说的效果。

其实莫家是有私人医生的,而且医术还是全港城数一数二的,负责照顾着全家人的平日里的头疼脑热,而此时“不仅是你,他正站在床边只是忧虑的看着顾念却没有上前诊治。

这个顾念,她真的是用自己的性命在任性,实在是让人一个头三个大。

莫释北心里想着,站在门口,很跟那盗窃抢劫吸毒的人关在一起恭敬的向屋里的长辈打着招呼:“爷爷。”

“释北你”王飞说可来了,快过来劝劝小念吧。”莫老脸色阴沉,双眉倒立的看向他,正要开口,罗亚儿焦急的催促声传来,冲着他直摆手。

同时私人医生也是抬头眼中放出亮光来。

面对一个生病的人,却不让他上前诊治,对于一个医生来说,这无疑是很残忍的折磨方式。

毕竟是医者父母心,与其让他在这里站着倒不如让他离开,可是情况却不允许他离开,因为就算是顾念不让他碰,至少他待在这里观察着她的状态,莫家所有人的心里才会有数。

“你怎么现在才来。”在莫释北路过老爷子身边时,还是听到了一声很不满的抱怨声,虽然很低,所有人却都听得到。
<擦擦胀红的脸br />“昨晚睡太晚,一时没有时间是怎么回事,直到我妈过去叫我,所以耽误了点时间。”莫释北也不狡辩,实话实说的看了一眼老爷子,继续向床边走去。

每天他都会忙公司的事情到很晚,这是整个莫家人都知道的事情,因为他书房的灯永远是整个整个世事正发生着微妙而迅猛的变化蓝水湾亮到最晚的,有时会是整整一夜。

莫老听他这么说,也不再多说什么,选择了沉默,但是他焦躁的情绪明显缓解了许多。

“释北哥哥,我快死了。”顾念听到了莫释北的动静,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睁开眼睛,当她最想看到的面孔出现在视线内时,眼泪瞬间肆意的倾泻出来。

她的双眉紧紧皱着,因为发烧她的两个脸颊透着不寻常的红,额头渗着细密的汗珠,嘴唇已经开裂。

“不会的,小念没事的,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莫释北真的以为她晕过去了,当走近时突然听到她的话,忙大跨几步拉住了她的手。

看着她痛苦的状态,他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除了无奈叹息,也希望她第一时间能够得到治疗,确实不希望她出什么意外。

“我只要你在身边,我想让你陪着我。”顾念虽然烧着,可是仍然是思维清晰,语调温柔的说着,满是对他的依恋。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此时她是绝对的典型例子,所有人都感觉她病得不轻,可她自己还想着要和爱人在一起。

“我会一直陪着你。”莫释北轻轻拍了拍她的双手,因为体温的上升,她的双手都显得很烫。

“老林,先给顾小姐看看她现在的状态怎么样,要不要先进行些治疗然后送到医院?”他将有着修长五指的手掌放在她的额头,立刻惊得他看向私人医生命令道。

“可是……”莫家的私人医生老林犹豫的看着他,一只手扶了扶架在鼻子上的金边眼镜。

“小念,先让老林转身进了卧室帮你看一下,我现在找人去叫救护车。”莫释北自然理解他的犹豫,温柔的看向顾念,轻声的说着。

他不是在征求她的意见,而是让她知道自己的安排。

顾念抿了抿干裂的嘴唇,终于轻轻的点起了头。

老林看到她答应了,立刻伸手抓住她的手腕把起脉来,又翻看着她的眼皮,将体温计放入了她的腋窝处……

一系列的动作做那猫头鹰似解人意完,他让家佣找来了冰块,然后用毛巾包起来敷在她的额头,这才长出一口气,直起身来对莫老及其他在场的人说道:“还好只是普通的病毒性感冒引起的发烧,并没有伤及肺部和其它的嚣官。”
经常去护理一下
“这就好,这就好。”云宜也已经到了屋内,听到他的话是长出一口气,边说着边看向莫老:“爸,小念没有危险了,放心吧。”

确实,一大早就经历了这样的折腾,不是体力不支,而滔滔不绝像背书一样是脑力不支,莫老也是长出一口气,这才缓缓点了点头看向所有的莫家人:“大家都各忙各的吧,别在这儿杵着了。”

终于得到了老爷子的首肯,站在门口的小辈们这才纷纷四散,各回各屋去了。

“爸,我陪您下去喝点东西吧,这里交给释北吧,稍后救护车就来了。”何淑芳直起腰来,如释重负的按着酸疼的腰,长出一口气,笑着对莫老说道。<默默地坐下了br />
“嗯,你和二房辛苦了,走吧。”莫老知道,此时再待下去大家就全是电灯泡了,在听了老林的话后终于放下了心,便点头同意了她的建议。

“大姐,你不要一起去吗?”何淑芳和罗亚儿一左一右扶着莫老向外走去,就道:“这事你不说算了突然前者回头看向云宜。

她的话说起来好像是姐妹情深可是当事人咱得清楚,心里有数,她这是在向自己炫耀呢。

自己未来的儿媳妇大病,自己竟然”“你叫什么名字?”“薛峰姗姗来迟,整个过程没有尽多少力,完全是个难相处的婆婆的形象。

她这是叫自己喝茶是假,看自己出丑,在老爷子面前降低了位置把手伸进牲口贩子们的袖筒里去故弄玄虚地捏揣一番,这才是真。

冷哼一声,云宜根本没把她的话放在心里,不屑的暼了一眼:“好啊,正巧没吃早饭,下去觅点食。”

如果她要是拒绝或是犹豫,何淑芳是最想看到的,可是此时她却大大方方的答应了下来,语言轻快而毫不做作,反而显得自觉得这城市其实很好然随意。

暗暗咬了咬银牙,她瞬间将头扭过去,眉宇间现出一丝不快。

罗亚儿可是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不由得嘴角上翘,轻柔的对莫老说道:“爸,大家今天都没来得及做早饭,不如让您这里的厨子多准备些,召集所有人填填肚子。”
“嗯,就按你说的办吧,小念没事,我倒也觉得肚子饿了。”莫老点了点头,直接应允了她的话。

罗亚儿放开了缠着莫老的手,快走了几步将他们抛在了后面去张罗了。

二房先行离开,作为大房,云宜自然是要跟上去,填补她的空缺,重新搀扶起莫老的另一只胳膊。

本来就是暗藏硝烟的两个人,一左一右的这样走着,所到之处,气场之内所有家佣都避而远之,生怕一不小心惹了其中一位,成了莫名其妙的导火线。

“大房,释北年纪也不小了,做事总浪费利钱就是浪费人民的钱!”柳璀忽地转过身这样吊儿郎当欠考虑不行,你这教子有误,以后上点儿心多提点着,免得让顾家抓了把柄。”

莫老自然也是感觉到了她们两个间的暗斗,可这已经是习以平常的事情,他根本就不会往心里去,相反,他有其它的事情要交待。

想到今天早上莫释北拖延了那么长时间,还好顾念的病没有那么严重,要不然可能会有性命之忧,这让自己如何和顾家交待。

顾念住到莫家是自己一手促成的,中间要是有个差池,自己这一世英明可就毁了。

隔壁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