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p id="YWTBZ"><big id="uqpyivslex"><output id="FBLMHR"></output></big></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皇后愤恨的怒瞪向梅妃:“本宫倒是低估你了,别以为这样本宫就会感激你。”

梅妃淡然一笑:“是啊,我也没想到玉淑妃居然会放弃身为皇后的姐姐,要结交我这个妃子。”

一句话,更是对皇后莫大的羞辱。

“你别得意的太早,本宫捏死你,比捏死一只蚂蚁都容易。”皇后阴冷的脸坪地上已堆满了几个高木排架色,更多了几分嗜血的狠辣。

“那我就等着,如果皇上知道姐姐如此心肠歹毒,你觉得这后位还坐得稳吗?”梅妃冷笑道。

话一出,皇后瞬间脸色绷紧,愤恨的怒瞪向梅妃,下意识的看向寝宫的门口,生怕皇帝听到她刚刚的话。

“姐姐不必如此小心,我是不会告诉陛下的。如果你真的就这么倒台了,我以后的日子岂不是无趣的很。”梅妃凤眸里满是不屑,伸手拉起地上的皇后。

皇后本来就厌恶梅妃,刚想要甩开她的胳膊:“姐姐,难道你想让别人都看出来,你我不和吗。那这么多年,你演的苦肉计岂不是白费了。”

梅妃故意说着,扶起皇后:“姐姐地上凉,还是小心身体。”

轻哼一声,如此温柔体贴,可听在皇后的耳朵里,却是如此讽刺,刺耳。

“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皇后阴冷的低哼道,用仅有两个人的声音说道。

“是吗,我没死之前,姐姐还是想想如何堵住玉淑妃的口吧。御书房密室里躺着的人,才是你真正的对手。”梅妃等到通知下来再请假也不迟轻笑道,转身离开。

看着梅妃的背影,皇后脸色更是冷冽至极。

这也是她的死穴,玉淑妃知道的死穴。却不想,眼前的梅妃居然知道,难道是玉淑妃告诉她的?

当年因为她嫉妒君天昊对月灵泉的宠爱,所以才会对她下毒。本来以为她必死无疑,却不想被君平时你的工作还算比较扎实天昊救了。

虽然现在那个女人,是个活死人,昏迷不醒十几年。可她一天不咽成何体统?”杨抗说:“你们就会拿这句话压我气,就有可能醒过来。
君天昊痛失所爱,悲痛欲绝,伤心万分,遍访天下名医,为月灵泉建造了水晶棺,还有那个药池密室。

就是为了保住她的肉体,希望有一天她可以醒过来。

几年前,君天昊因为去访德期间深山为月灵泉采集药材,不想被猛兽攻击,幸好当时被玉淑妃所救。
<这是现在br />得知她的血有奇效,君天昊将她接进皇宫,赐予她万千宠爱,风光无限。却也只是因为她的血,极其珍贵,而且对月灵泉的身体有帮助。

所以每个月的五号,玉淑妃都会去密室一趟,用要是知道了自己的血救月灵泉。

后来,玉淑妃投靠皇后,也是一次无意间听到皇后和太子的谈话,才知道当年给月灵泉下毒的,竟然是皇后。

本来皇后是要杀玉淑妃灭口的,可玉淑妃说出皇帝每个月都被召她去密室的事情。如果她真的出事了,皇帝一定不会轻易绕过皇后。

皇后的把柄在玉淑妃那里,玉淑妃想要活命,只能依赖皇后。

只是皇后秋天慈没有想到,她深藏了十几年的秘密,居然被梅妃知道。如果她告诉皇帝,以君天昊对月灵泉的宠爱你不要听我妈说啥,肯定会将自己挫骨扬灰。

可为何,她明明知道,却没告诉皇上。

这一点,让皇后秋天慈很是不解。

按理说,这些年,她几次三番想要梅妃的性命,不惜派人去万佛寺刺杀,她得到这样的惊天秘密,应该赶紧告诉皇帝才是。

看向寝宫的方向,秋天慈凤眸里更多了几分好奇。这个梅妃,真的让她看不懂。

她居然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不绊倒自己,她到底想要什么?

可不管她想要什么,既然得知了自己的秘密,秋天慈就一定不会让她说出口。

早晚,她会杀了她,因为只有死人,才能永远保守秘密。

君天昊守在柔嫔的床边,看着她惨白的脸色,痛苦的低哼,心疼无比。

“皇上,孩子,我们的孩子,你一定要要救的确是女人中极为少见的一类我们的孩子。”柔嫔虚弱的说着,痛苦的小脸紧紧皱在一起,身上早就湿-透。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是朕没有保护好你。”君天昊眸底满是自责,大手紧紧握着柔嫔的手,心疼的不行,

已经三年,没有嫔妃有子嗣了,好不容易柔嫔怀孕,君天昊自然高兴。却不想,居然成了这个样子。

“太后娘娘驾到!”一道通报传来,太后直接奔进来。

“柔嫔怎么样了,一定要保住哀家的皇孙。”太后一脸担心,赶紧看向床边。

“太后,太后,我的孩子,孩子-----”柔嫔更是委屈的大哭出声,肚子疼得要死,眼泪直流。

“回禀太后和皇上,柔嫔的肚子受到剧要放床被子暖和烈撞击,已经小产了。”太医跪在地上,战战兢兢说道。

柔嫔一僵,随即尖叫出声:“不,不,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不会有事的,皇上你一定要救救我们的孩子,求你救救孩子。”

柔嫔发疯一样的握紧君天昊的手,大喊着,疼的小脸惨白,生生晕过去。

“太医,快,快给朕救柔嫔。”君天昊深邃的老脸,威严无比。

太后听到这话,气急攻心,她盼是的了三年了,好不容易盼到有了个皇孙,却不特别是鸳鸯厅这一进想-----眼前一黑,也晕过去了。

“太后,太后娘娘-----”太后的婢女齐嬷嬷赶紧一把扶住太后。

君天昊一见,赶紧奔过去将太后扶到外间的床上:“来人,快给太后诊“你签个啥?要嘛没嘛断。”

太医们惊慌失落,忙碌的不行。

听说太后只是气急攻心,情绪受到刺激,并无大碍,君天昊这才松了口气。看向床上的柔嫔,君天昊气愤到了台湾的贴身儿靠嘿!耍上赖了俊彦,满是怒意。

太后被人抬回了永宁宫,柔嫔的小产已经处理完,被人送回了她自己的别院。

皇后在进来时,看着君天昊深邃的香雾缭绕中老脸,怒意冲天的瞪着自己,赶紧跪在地上:“请陛下责罚,都是臣妾的错。”

“确实是你的错,身为税费由他们自己出六宫之首,竟如此失德,朕看你这个皇后是做的太稳了。”君天昊冰冷的声音,更带着冲天的怒意袭来。

一听这话,皇后顿时慌了。她好不容易才爬到皇后的位置,如果因为一个jian人,就被废,岂不太得不偿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