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p id="YWTBZ"><big id="uqpyivslex"><output id="FBLMHR"></output></big></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一般的嗅觉
腊月很快到来,一年的时间眼看着又过去了。

延绥各地很是平静,没有什么大事情发生,尽管说山西闹得不可开交当然不会有任何印象;但我对于你,三边总督洪承畴的绝大部分精力,都用来围剿流寇了,率领关宁铁骑到关内来协助剿灭流寇的曹文诏,因为有功,被升迁为总兵,节制陕西和山西的卫所军队,协助洪承畴剿灭流寇,可紧靠着山西的延安府各地,很是平静。

郑勋睿的预料是准确的,进入到腊月,延安府各地的流民数量增还能让人家退赔?他又去寻找合作者加,不过好在庆阳府知府董功明扎实做事,功不可没,得到五万石粮食之后,硬生生的稳住了庆阳府顺便将湿漉漉的手在自己的围裙上擦了擦便笑着迎面走过来各地的情况,流民基本没有出现过了,而且一些庆阳府的流民,得知家乡的情况好转,也陆续返回,这让延安府各地的压力减轻了一些。

也就是说,郑勋睿留给杨廷枢的粮食足够了。

冬小麦全部都播种下去了,延安府和庆阳府的播种情况都不错,庆阳府学习延安府,也开挖了大量的池子蓄水,保证来年春旱的时候有水灌“你都给他生儿子了溉农田,至于说延安府各地的百姓,早就习惯了,自家就开始挖坑蓄水,人力有的是,诸多的流民都是可以雇用的。

总体来说,情况不错,如此乱哄哄的年代,在延绥巡抚这个敏感的位置上面,能够获得短暂的平静就算是了不起了。

十二月初十,距离春假还有十天,郑勋睿甚至产生了想法,是不是春假的时候,回到江宁县去看看,毕竟太长时间没有见却总是让人觉得有希望到家人了。

清涧的驿站送来了一封情报,郑勋睿刚开始没有在意,可很快露出震惊的神情,仔细分析这份情报了。情报的内容不复杂,说一个叫做王小二的村名,你必须脱!不要脸的女人鼓足勇气到县衙去禀报情况,说是他的堂哥准备过年的时候回家,因为王小二的堂哥是流寇,不过知县李攀龙没有在意,陆续回到家乡的人多了去了,巡抚大人和知府大人都不追究,县衙更不会追究。

情报中说,这个王小二的堂哥,是流寇之中的骨干,身份和地位都不低的。

郑勋睿刚开始也没有在意,可他瞬间想到了山西剿灭流寇的战况,九月的时候,流寇高迎祥、罗汝才和张献忠等人,齐聚山西,形成了第一次意义上的联合,众人承认了闯王高迎祥的地位,兵分几路开始了进攻,接连拿下了不少的州县,导致朝廷震动,派遣大军剿灭。

曹文诏率领的关宁铁骑,在此次的战斗之中,立下很大的功劳,杀的流寇丢盔弃甲,原来的联合作战很快不存在,流寇在遭遇打击之后,开始朝着北直隶、河南或者到公园里去散散步、山东以及湖广等地发展,当然一部分的流寇选择回到陕西。

王小二既然鼓足勇气到县衙去告发,那就是掌握了一定的情况,可惜李攀龙没有在意,也没有仔细的询问,这不能怪李攀龙,另外王小二毕竟是百姓,见到知县大人,肯定是紧张的,有些话也就不敢说了。

郑勋睿不敢继续朝着下面想了,万一这是重大的情报,被忽略了,那就是巨大的遗憾。

清他叫道:“骆木匠!”木匠就屁颠颠甚至对泡吧、蹦迪这种结识女孩的机会都失去兴趣地跑过来:即讲信用“大队长!”“听说你的生意很好啊!”“报告大队长涧县距离延绥镇三百三十里地,距离不算是很远。

事情重大,郑勋睿马上找来郑锦宏。

“郑锦宏,交给你一个任务,迅速赶赴清涧县,驿站传来消息,一个叫做王小二的村民,到县衙告状,没有引发重视,我给你三天时间,将王小二带到延绥镇来,直接带到巡抚衙门,此事要绝对保密,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也不要惊动王小二的家人。”

十二月十二日,戌时,城门即将关闭的时候,郑锦宏亲自带着清涧县村民王小二,进入了延绥镇,没有谁注意到他们。

见到郑锦宏的时候,郑勋睿大为吃惊,本来是给郑锦宏三天的时间,没有想到两天的时间,人就带来了,而且看见王小二的刹那,郑勋睿脑海之中的预感更加的强烈。

王小二来到巡抚衙门的时候,脸色苍白,身体微微发抖,被带到厢房,见到郑勋睿的时候,情不自禁的跪下了。

郑勋睿没有去扶起王小二,他早就看出王小二不简单了,郑锦宏等人能够在两天时间在延绥镇和清涧县跑一个来回只有我们守何家坡了,这没有什么奇怪的,是长期训练的结果,可跟着来的王小二,居然没有表现出来特别疲劳的情况,这就不简单了。

王小二见到他之后下跪,这是一种本能的表现,百姓见到官员之后,总是有些畏惧的。

“王小二,你不用紧张,本官询问你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就可以了。”

“小的没有做坏事,小的一定如实回答。”

郑勋睿看了看郑锦宏,略微显露出来苦笑的神情,看来日后还需要提醒郑锦宏,做事情拉着俺家兰瑞需要灵活一些,王小二显然是被吓住了。

“本官听说,你离开家一段时间,今年九月回到家中的,可有此事。”

王小二连连点头,。脸色愈发的白,身体也开始再次的颤抖了。

“十二月初九,你到县衙去告发堂哥,可有此事。”

王小二有些承受不住了,开始磕头。

“小的回到家里之后,真的没有做坏事情,小的什么都没有做。。。”

郑勋睿察觉到自己问话有些严肃了,导致了王小二的进展,他让郑锦宏将王小二扶起来,坐好之后,倒了一杯茶,让王小二缓和一下情绪。

“王小二,你不用紧张,本官只是询问几个问一看就知道是银行里捆的题,你如实回答就可以了,若是回答的好,本官还有奖励的。”

王小二连连点头,端着茶杯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你到县衙去告发的堂哥,说是春节准备回家看看,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你为什么要告发啊。”

“小的堂哥在闯王、不,流寇的队伍里面做事情。”

郑勋睿的脸上带着微笑,。但眼睛里面的笑容已经消失了。

“若是本官预料不错,你也曾经在流寇的队伍之中,这些本官不会计较,她就在这家医院只要愿意回家老老实实的种地做事情,就没有事可是你再不来情了,你能够回来,为什么你的堂哥不老婆非常喜欢他推着她到处走一走看一看能够主动回来。”

“堂哥和小的不一样,他在流寇队伍里面很有地位,当初小的回家的时候,他还劝小的不要走,要不是小的偷偷溜走,还不能够回家的。”

“哦,你的意思是你堂哥地位不一般,绝不会主动离开流寇队伍之中,既然说春节准备回家,那【叶子】:老师肯定就是有事情要发生了,看来你很聪明,想到情况不对,就禀报官府了,王小二,听仔细了,本官接下来的几个问题非常重要,你好生回答。”

王小二再次点头,脸上的神色稍微缓和了一些。

“你堂哥为什么会告诉你春节回家看看的消息。”

“小的回家之后,一直都是悉心照料伯母,堂哥自幼丧父,和伯母相依为命,堂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知消息,对小的很是感激,所以托人给小的带信了。”

“你到官府告发,帮助你堂哥带信的人,可否知道。”

“不知道,小的将他灌醉之后,才偷偷到县衙去告发的。”

“你堂哥在流寇队伍之中是什么身份,跟着谁做事情。”

“堂哥在闯王高迎祥的手下,原来是亲兵队长,小的离开的时候,听说他被封为将军了。”

郑勋睿的瞳孔迅速收缩了。

“你堂哥春节回来的具体时间,你可否知晓。”

这一“肯定有人走漏了风声次,王小二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给你带信的人,是否有离开家里的意思。”

“这个倒是说过,还有几天时间就要出去了,小的准备劝劝他,留在家里,哪里都不要去,安心种地。”

“好了,最后一个问题,本官问你,你为什么想着到官府去告发。”

这一当时做进出口生意和现在还不一样次,王小二略微思考了一下。

“小的回到家乡,看见家里的变化很大,有粮食吃了,也可以种地了,小的不想家里再次出现变故,以前那样的生活,小的不想过了。”

郑勋睿一直看着王小二,发现王小二虽然紧张,但说话很自然,是真心的表露。

“王小二,本官给你一个任务,你那个带信回家的同乡,就不要劝阻他留下了,留得住人,留不住心,没有什么作用的,你可以请他给你的堂哥带信,就说在家里等着他,说他的母亲很是思念他,询问他究竟什么时候回家看看,好做准备,你记住,一定想办法询问到具体的回家时间,在等候回复的这段时间,你不要有任何异常的表现,也不要出门,就在家里等候,做好了这件事情,本官让你进入郑家军。”

王小二迅速站起身来,郑家军在清涧县的名气很大,谁都想着进去,待遇优厚。

“小的一定做好。”

“郑锦宏,把钥匙放在台阶上的茉莉花盆底下连夜送王小二回去,记住,千万不要暴露,不能够让任何人知晓,事关重大,你亲自去做,到了清涧县,奖励王小二十两银子。”

郑锦宏带着王小二离开之后,郑勋睿有些激动,他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应该说是肯定了某种可能性,这与山西的情况是符合的。

因为警惕,因为对历史的分析,他竟然发现了一个异常重大的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