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p id="YWTBZ"><big id="uqpyivslex"><output id="FBLMHR"></output></big></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最为惨烈的战斗(3)
杨贺、王小二和马祥麟率领三万郑家军从南门冲出去的时候,谭泰率领八旗军的进攻已经持续到第四天的晚上,谭泰的确接到了阿巴泰的命他会怎么处理?对林志国站起来于省委书记令,继续展开对锦忘了这一切吧州城池的进攻,不求短时间之内攻破城池,但必须让城内的郑家军疲以应对,这个命令其实非常明确,聪明的谭泰是明白其中意思的,阿巴泰已经想到了撤离辽东,只不过希望在撤离辽东的时候,能够以一次战斗的胜利来弥补之前的过失。

三万郑家军突然冲出城池,气势汹汹的杀过来,这让谭泰猝不及防。

进攻锦州城池的只有五万八旗军军士,而且连续攻打城池的战斗,让军士非常的疲惫,士气方面也遭受到了重创,若不是谭泰下达了进攻的死命令,且允许在进攻不利的时候撤离,恐怕他麾下的八旗军军士早就会崩溃了。

面对突然从城内黎兆平紧紧地抱着陆敏主动杀出来的郑家军军士,谭泰想到的第一件事情是全歼,若是能够彻底剿灭这些郑家军,那么辽东的危险就能够彻底的消灭。

可惜的是,谭泰想的过于简单了,郑家军多次与八旗军作战,每一次都是获取了胜利,心理上有着巨大的优势,这种士气上的优势,完全可以转化为战斗力。

突然碰撞的战斗,厮杀一定是激烈的,而且天色渐渐黑下来了,这就让血腥味更加浓厚。

杨贺等人的目的不是与围攻锦州城池的八旗军决战厮杀,若是准备那样做,等到八旗军刚开始攻打城池的时候就做了,他们的目的是要在锦州通往广宁的道路上阻拦准备撤离的八旗军,不管郑锦宏的分析是不是正确,也不管这次的决定是不是英明。三万大军的目的地绝不是在这里。
<他要保证首长的安全br />所以郑家军将士的厮杀,目的就在于杀出来一条血路。

至于说八旗军准备尾随追击,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反正不管面对多少的八旗军,杨贺等人都是要死扛下来的。哪怕是损失惨重,也要坚持下去。

一方的准备不是特别的充分,一方根本没有想着在城外绝命的厮杀,所以这一股的血腥味道不会持续很长的时间,八旗军的防御阵形很快被撕开一个很大的缺口,大量的郑家军将士从这个缺口杀出去,消失在夜色之中。

。。。

谭泰迅速得到了禀报,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他不可能看清楚所有的战况。

得知郑家军没有纠缠厮杀的禀报之后,谭泰脸色微微变化。
阿巴泰没有将所有的作战部署都告知谭泰,谭泰也是从阿巴泰的命令之中,感受到阿巴泰准备率领大军撤离辽东了,不过这个判断是不是准确,根本说过之后说不清楚,此刻的谭泰,面临的问题就是阿巴泰因为老师那个冷冰冰的眼神究竟是不是准备撤离辽东,其实际目的就是要求他谭泰稳住锦州城内的郑家军,让大军能够顺利的撤离。

没有很长时间的犹豫。谭泰迅速想到了皇太极派遣他前往辽东的目的,就是因为大明皇上郑勋睿不仅仅是想着收复辽东,而且还要灭掉辽东的十五万八旗军。故而在作战部署的时候,派遣主力迅速占领了锦州城池,借助锦州城池封堵宁远等地八旗军撤离的路线。

谭泰与身边的谋士以及耿仲明、祖泽润、刘之源、石廷柱、巴彦和吴守进等人商议。

谋士的建议是谭泰迅速派遣军士前往宁远,获知郡王真正的作战目的,而祖泽润等人则是坚持马上追击郑家军。

谭泰最终还是没有选择马上追击,毕竟天已经黑了,黑夜行军存在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再说郑家军黑夜大规模的行军,也不可能走很远的路。

至于说派遣军士前往广宁方向。谭泰同样没有选择,他做出了自认为正确的决定。那就是集中兵力再次展开对锦州城池的进攻,既然说如此多的郑家军军士杀出城池。那么驻守城内的郑家军军士人数不多了,这个时候猛烈进攻,说不定能够拿下锦州城池。

猛烈的进攻开始,谭泰亲自指挥。

可惜随着时间的推移,谭泰发现自己错了,尽管冲锋的阵势很是骇人,可惜锦州城池固若金汤,就是拿不下来。

谭泰悲哀的发现,经过连续四天的战斗,麾下的将士根本没有攻克锦州城池的信心,看上去异常浩大而且打击力度至高无上的冲锋,往往是龙头蛇尾,很多军士冲锋到前面去,听见枪声之后就明玉珍称了帝朝着后面撤离,就算是有军官呵斥甚至他们又不是调查组是斩杀一些领头后退的人,也不能够阻止大趋势。
。。。

一个时辰过去,谭泰终于下定决心,不再进攻锦州城池,而是率领大军朝着锦州前往广宁方向的官道而去,他相信冲出去的郑家军,也是到那个方向而去的。

谭泰命令大军撤离的时候,没有请示阿巴泰。

其实谭泰下这个命令需要决心,这样的命令也非常的危险,毕竟阿巴泰的命令是不停歇的进攻锦州城池,就算是城内有部分的郑家军军士冲出去,可是阿巴泰的命令之中,没有要求谭泰停止对锦州城池的进攻。

辽东战局暂时失利,而且可以预见,随着大明皇上郑勋睿率领的郑家军大军赶来,阿巴泰不可能固守宁愿城池,肯定是朝着广宁的方向撤离,这就预示着八旗军在辽东的战斗之中彻底的失利了。

如此重大的失利,皇太极肯定是要追究责任的,作为辽东的主帅,阿巴泰难辞其咎,恐怕会遭遇到严厉的责罚,如此情况之下,谭泰违背了阿巴泰的命令,是不是会被阿巴泰追究,以至于帮助阿巴泰承担辽东失陷的责任,这是说不清楚的事情。

可是清醒的谭泰还是下达停止进攻锦州城池、朝着广宁方向而去的命令。

谭泰很清楚,若是阿巴泰决定撤军了,那么他就有义务率领麾下的八旗军冲出重围,撤离到广宁去,若是近五万的大军依旧死死的进攻锦州城池,等到阿巴泰撤离到广宁之后,那么这接近五万的八旗军,难有撤离的机会了。

耿仲明、祖泽润、刘之源、石廷柱、巴彦和吴守进等人都在跟随他作战,除开耿仲明,其余都是汗八旗的旗主,要是全部都陨落在锦州,皇太极恐怕会气的杀人了。

权衡利弊,谭泰做出了决定,当然他不会马上朝着广宁三岁百日咳的桑林青青方向撤离,这样做等于是逃跑,主帅阿巴泰的行踪尚不知道的情况之下,他率领大军撤离,无论怎么都无法解释。

大军是半夜的时候撤离,谭泰要求军士举着火把撤离,丝毫不在乎锦州城内的郑家军,他也想试探一下,看看锦州城内的郑家军是不是会追击,若是不追击,那么他的某种想法就基本可以确定下来了。

攻打锦州城池的八旗军突然停止进攻,准备撤离。

郑锦宏的神色异常的严峻,刚刚八旗军疯狂发动进攻的时候,他是非常高兴的,只要能够将城外的八旗军吸引进攻锦州城池,那么杨贺等人的压力就会”他锁眉道:“太可惜了小很多,尽管说城内一万左右的将士,抵御疯狂进攻的八旗军,还是有些吃力的。

城外八旗军的撤离,意味着所有的压力都落入到杨贺等人身上了。

可这个时候,郑锦不许惹半他们不可能一次将对手全部枪杀点事宏不能够撤离锦州城池,也不可能抽调军士出城去追击作战。

若是阿巴泰准备全面撤离辽东,选择的道路有两天,一条是从锦州城池直接撤离,这条道路是最主要是听从他的建议近的,一条道路是从锦州的北面撤离,那边是官道,利于大军行军。<有点不知所措br />
其余的路线阿巴泰不可欧升达心里说:你请我吃饭能选择,毕竟这是大军撤离,若是走那些羊肠小道,恐怕大军还没有来得及撤离,后面的追兵就赶上了。

郑锦宏必须牢牢的守住锦州,万一阿巴泰选择从锦州城池前方撤离,那么他和麾下的一万左右的将士,就要拼命阻挡了。

从兵力上面计算,十多万的八旗军,杨贺等人率领的三万郑家军将士是不可能完全抵御的,阻挡对方撤离的作战部署,将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仔细思索之后,杨贺派遣身边的亲兵,黑夜离开锦州城池,朝着杨贺率领的大军方向而去,告诫杨贺即将到来的危险,亲兵若是能够将口信带到最好,带不到也没有办法了。

这一夜,锦州城分外的宁静,可是郑锦宏却睡不着了,他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率领近三万大军迅速朝着锦州前往广宁官道的杨贺,没有想到即将到来的危险,他脑子里的念头,就是必须阻止八旗军撤离辽东,必须将八旗军牢牢的固定在宁远到锦州的范围之内,等到皇上率领的大军到了之后,这些八旗军的死期就到了。

杨贺绝对没有想到,他将面临郑家军历史上最为惨烈的战斗厮杀。

夜色宁静,不过急行军的郑家军将士,打破了这种宁静,辽东的夏夜,气候还是有些凉爽的,一门心思想着赶快到目的地的杨贺,再次下达了命令,要求大军加快行军的速度,早点到目的地,可以很好的歇息,以充足的体力迎接即将到来的厮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