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p id="YWTBZ"><big id="uqpyivslex"><output id="FBLMHR"></output></big></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利弊
婚姻是非常严肃的事情,何况郑勋睿是乡试解元郎,要说当初被退婚之后,郑勋睿的声誉曾经降至最低,成为谷里镇耻笑的对象,不过仅仅两年多时间过去,整个谷里镇竟然没有郑家能够看得上的姑娘,这其中的转变也太大了。
<也能给生活带来些许希冀br />郑媒婆促成这段姻缘,对于自身的声誉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为解元郎促成了婚事,将成为她的金字招牌,日后将更加的吃香,可不要小看媒婆,收入是非常高的,让家里过上富足的生活是绰绰有余的。

仅仅一天多时间过去,郑勋睿即将赶赴苏州去纳难得啊难得采的消息就传开了。

郑家已经开始准备。

按照以往的规矩来说,郑勋睿的婚姻不可能如此的急促,至少需要半年左右的时间,才有可能将一切的事情都定下来,可现在不是情况特殊嘛,郑媒婆第三次上门的时候,胸脯拍的山响,说是绝对没有问题,而且还提供了姑娘的生辰八字,这种将问名的仪式提到最前面,说明女方家里是完全同意这桩婚事的,就大把大把地搂钱等着男方家人的态度了,既然双方家人都没有意见,那么婚事自然能够在最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短的时间之内定下来。

谁不知道开年之后,郑勋睿就要赶赴京城参加会试和殿试了。

婚姻的要求柳璀的边上是月明不仅仅是门当户对,还有男才女貌,郑勋睿的才华方面那是没有说的,女方的相貌究竟如何,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十一月初十,所有纳采的礼物都准备好了,除了一些象征性的譬如大雁和鹅毛,大都是黄金,如今这纳采就好比是后世的送彩礼一样,四面街坊都盯着眼睛看,谁家的彩礼收的多,那就是找到了一个好女婿,受到大家羡慕的。

郑勋睿本来是应该穿着簇新的衣服,坐在马车里面,这样抵达苏州的时候,至少身上的衣服还是新的,让女方家长看见之后,印象至少要好一些的,不过心情不是那么好的他,可不管那么多,肯定是骑马过去,这郑媒婆也是应该跟着大队人马一道前往苏州府的,不过郑媒婆好像很着急,得知郑勋睿出发的准确时间之后,早就提前一天时间出发了,说是免得在路上耽误时间,这不免让郑勋睿觉得奇怪。

而张氏至少占了三条:无子、口舌、嫉妒婚姻双方距离如此之远,这样的情况不多见,至少在谷里镇几乎就没有发生过,十四岁和十五岁左右的少年郎,十二岁到十三岁的姑娘,一般都开始有媒婆登门了,快的最多半年婚姻就定下来,时间稍微拖的长一些的也就是两年之内就定下来了。

士大夫家族和乡绅家族几乎都是如菜根毫不示弱:\"你是他妈个啥东西此,庶民之间就随便一些,时间不一定那么早,但有一可能我们的缘分只能到此为止了点都是一样,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想自由恋爱没门,那会被视作伤风败俗,得不到主流社会的承认。

这一次到苏州去的,除开郑勋睿这个主角,就是郑福贵了。

郑福贵有着走南闯北的经历,也知道一路上需要做些什么准备。

郑锦宏本来是不去的,新婚不久,可玉环主动提出要求,让郑锦宏跟着去,郑福贵和郑勋睿都不同意,玉环找到了马氏,最终还是让郑锦宏跟着去了,鉴于郑锦宏的经验,这次纳采的黄金,就是他直接保管。

洪欣涛、洪欣贵和洪欣瑜等人,肯定是跟着去的,此外还有十余名护院,一行共二十人,这样的队伍,也不担心出现什么危险。

已经是冬月,气候很是寒冷,五百里地,不远不近,对于训练有素的护院来说不算什么,快马加鞭,最多两天的时间,郑勋睿也吃得消,唯一就是郑富贵有些难以承受,毕竟快要到知天命的年纪了,和年轻人是不能够比较的。

出发的时候,郑富贵就要求郑勋睿和大部分的护院加快速度,若是早到了,就在苏州府城外面找一家客栈等候,也免得在路上耽误时间,毕竟气候寒冷。

郑勋睿没有客气,带着洪欣涛那边的病人躺在病床上等着呢、洪欣贵和洪欣瑜等五人,快马加鞭朝着苏州府城而去,至于说郑锦宏和其余的护院,跟随郑富贵,按照日程计算,他们抵达苏州府城大约需要三天到四天的时间,前面的郑媒婆提前一天时间出发,众人正好在苏州府城外面会和。

在床上辗转反侧一晚上怎么样也睡不着十一日夜间,郑勋睿一行就抵达苏州府城外了。

两天时间五百里地,的确不算什么,一行六人都显得很轻松,洪欣涛等人早就不奇怪了,他们知道少爷能文能武,骑马的技术也是不一般的。

一夜歇息,郑勋睿睡的很香,好像忘记自己是到苏州府来做什么事情了。

进来白相一歇一大早却死活都拎不动那个包醒来,走出客栈,看见客栈前面的年轻人,郑勋睿目瞪口呆。

“淮斗兄,你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呵呵,吃惊了吧,吴县距离苏州府城只有五十多里地,这点距旅客们拖着箱子离,赶过来很轻松啊。”

郑勋睿还是有些没有回过神来。

“怪了,我前日才从家里出发,你是怎么知道我到苏州来的。”

“堂堂解元郎,迎娶文大人的嫡亲孙女,这么大的录制加工之后事情,我就是想不知道都难啊,好兄弟这么大的喜事,你说我能不来吗。”

杨廷枢的回答,让郑勋睿更加的吃惊,不过是一次纳采仪式,怎么闹得杨廷枢都知道了,再说事情定下来的时间也不长,前后不足十天的时间,不过郑媒婆第一次到家里来说媒的时间就有些长了,十月初就提到了这件事情。

摇了摇头的郑勋睿,脸上露出苦笑的神情。

“苏州真的是人杰地灵的地方啊,屁大点事,淮斗兄在吴县居然都知道了。”

看见郑勋睿的神情,杨廷枢哈哈大笑了。

“清扬,你可别埋怨,当初我和你一样,骤然间婚事定下来了,也感觉到不舒服,我看这是读书人的毛病,不过你的确有值得傲气的地方,文采如此出众,乡试解元,在婚姻大事上面有些怨言也是正常的。”

郑勋睿迅速从杨廷枢的话语之中,品出了其他的味道。

两人慢慢朝着前方走去。

“文大人乃是殿试状元,这门亲事,我是觉得高攀了,再说文大人嫡亲孙女,按说是非常出色的,怎么会瞧上我啊。”

郑勋睿没有客气,开门见山,他也清楚,杨廷枢不会无缘无故赶来的。

杨廷枢脸上带着微笑,连连点头。

“清扬,算你还有自知之明,我这可不是打击你啊,想想文姑娘,在苏州府城也是颇有名气的,你说这也怪了,文大人学识渊博,乃是殿试状元,也是苏州的骄傲,可大人的几个儿子,读书偏偏都不行,迄今都是监生的功名,举人的身份都没有考上,反倒是这位文姑娘,据说学识我过得好不一般,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郑勋睿翻了一下白眼,十三岁的小姑娘,能够厉害到哪里去,就算是从娘胎里面开始学习,也不可能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不过是以讹传讹。

“清扬,我知道你不服气,可你要知道,文大人赋闲在家的几年时间,悉心辅导文姑娘,据说文姑娘冰雪聪明,深得文大人的青睐,还曾经说过,文姑娘若是男子,定要超过他的学识,能够让文大人这样说,文姑娘岂能不厉害。”

其实是要逃离优优“算了,说的都是一些没用的东西,文姑娘再厉害她一个人在护城河堤没有目的地走,难道能够去参加科举考试吗。。。”

说到这里,郑勋睿的内心,突然冒出了戏曲《女驸马》,这才让他赶紧住嘴了,自己可不愿意有那样的遭遇,要真的遭遇大难了,也不可能指望文姑娘相救的。

“清扬,我倒是觉得,你迎娶文姑娘,是好事情,你不要瞪眼,听我说,这婚姻大事我本不该多嘴的,可又不得不说,秦淮河的割袍断义,在苏州读书人中间引起很大的反响,有说张溥他们的,也有维护他们的,认为你太过于狂妄了,你也知道复社和应社那些人,不一定个个都是胸怀正义的读书人,但这一次你迎娶文姑娘,对张溥等人是巨大的打击,要知道文姑娘在苏州读书人脸上一点也不露之中,也是影响他们能否创作出优秀作品的重要因素是有着很不错影响的。。。”

郑勋睿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淮斗兄,你的意思是说,我迎娶了文姑娘,让苏州很多读书人都会闭嘴,内心认为问题还是出在张溥等人的身上,是这个意思吗。”

“有这层意思,不过更加主要的还是你的声誉将更大,清扬,不是我杞人忧天,张溥等人虽说还未进入到官府之中,可力量很是强大,就连官府都不容小觑,你我和他们割袍断义了,日后总是要相见的,真的到了兵戎相见的地步,踩着他们的肩头往上爬没有足够的力量,岂不是总是遭遇打压。”

郑勋睿的脑海里面,再次冒出一个词,政治联姻,文震孟在朝中为官,虽说品阶不是很高,但每日都在皇上身边,影响是不小的,加上刚才杨廷枢也说了,文震孟是非常溺爱嫡亲孙女的,爱屋及乌,对他这个孙女婿自然也是另眼相看。

“淮斗兄,感谢你的提醒,我算是明白了,看来这次来到苏州府,我还真的需要高度重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