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p id="YWTBZ"><big id="uqpyivslex"><output id="FBLMHR"></output></big></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秦淮河
和杨廷枢两人吃饭,这是郑勋睿没有想到的另外一件事情,不过他很快明白了,如今的杨廷枢还年轻,远没有后来的名气大,去年和杨彝、顾梦麟、张溥、吴伟业以及龚鼎孳等人在一起,不过是为了宴请从京城黯然归来的钱谦益,那是很偶然的情况,也正是那一次,以前的那个郑勋睿,和这些人发生了冲突,想起来真的是笑话了。

两你想知道这个人怎一个女同学说:“这些样了?他早就放弃了锦绣仕途人吃饭的时候,言谈很是融洽,杨廷枢直接背诵了郑勋睿写出来的县试的文章,这让郑勋睿非常的吃惊,他记得自己读高中的时候,不知道背了多少遍,后来上大学,还是在不断的背诵,康有为、梁启超等人的经典文章,他但给他印象最深的基本都能够背诵了。

杨廷枢看文章直到找到高盛寒的时间肯定不长,这么快时间就能够背下来,的确不简单。

两人说到了写文章的一些感受,也谈到了对时局的认识,郑勋睿说的不多,但往往能够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譬如说到阉党祸害再不要胡思乱想的时候,郑勋睿毫不客气指出,党争的灾祸,比较阉党不会差,甚至会更加的严重等等,这些让杨廷枢刮目相看,他愈发看不懂才十五岁的郑勋睿了,小小年纪,走不出户,却能够知道天下事。

吃饭之后,天色尚早,杨廷枢突然提出来,两人到秦淮河去看看。

郑勋睿愣了一下,大笑着答应了,这个时候他必须去,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样的心理障碍,在他这里是不存在的,之所以后来没有去过秦淮河,那是因为事情太多,根本就没有时间。

秦淮河和秦淮八艳,几百年之后不知道多大的名气,只要是男人,都会臆想穿越到秦淮河去,感受秦淮八艳的美艳,他已经穿越了,而且秦淮河就在眼前,要是不能够去看看,感受一下,那就对不起这一次穿越了。

可惜秦淮八艳,年纪最大的马湘兰已经去世,年纪最大的秦淮八艳之首柳如是,如今才十三岁,还是个小女孩子,想要欣赏秦淮八艳,暂时没有机会。

再说杨廷枢提出来这个建议,也是试探,看看他郑勋睿究竟是不是真英雄,这样的时刻,郑勋睿当然不会拒绝。

果然,郑勋睿的态度,让杨廷枢感觉到意外。

两人离开酒楼,坐着郑锦宏驾驶的马车,朝着秦淮河而去。

其实杨廷枢和巫开姐在一起带来的马车,档次要高很多的,身份毕竟不一样了,不过杨廷枢根本没有做声,吃饭的时候,就打发马车回去了,这个动作引发了郑勋睿的注意,他终于明白了,教谕先生陈洪绶为什么会说杨廷枢还是不错的。

古人是厉害的,特别是乱世的时候,俗话说得好,乱世出英豪,这让郑勋睿更加的明白了,想要立足,想要做大事情,那就要张弛有度,过于嚣张是找死,过于的懦弱是自取灭亡。

秦淮河的名气太大了。

郑锦宏是轻车熟路,对于少爷决定到秦淮河去,他一点都不在乎,少爷如今是县试案首了,到秦淮河去算什么啊,谁要是敢欺负和侮辱少爷,他郑锦宏就和谁拼命,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去岁发生的事情,再弟弟杜思暖突然打来一个电话也不会出现了,再说和少爷一起去的公子,是南京兵部尚书的孙子,如此显赫的身份,谁敢欺负啊。

快要靠近秦淮河的时候,郑勋睿脸色终于微微变化了。

数不清的马车和骏马,朝着秦淮河的方向而去,天色尚未完全黑下来,盛夏季节,一直到戌时,外面都可以看的很清楚的,还有熙熙攘攘的人流,大都是三五成群的朝着秦淮河的方向而去的。

想不想也没有用到秦淮河如此的吸引信号已经满格了人,郑勋睿开始调整自身的认识了,也许秦淮河吸引人不仅仅是青楼,这里面应该是有一种文化氛围的,否则不可能有那么多的人朝着秦淮河去,当然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世风日下,不但那鸟诗人却没动管是士大夫还是读书人,追求的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

大明的南可能需要两千多一件京,最为热闹的地方有两处,也是被后世称作销金窟的地方,一处被称之为江东十楼,紧靠长江,分为前后两排,前排分别是詹粉楼、轻烟楼、翠柳楼和梅妍楼,后排分别是东民楼、聚贤楼、醉仙楼、鹤鸣楼、讴歌楼和鼓腹楼,江东十楼是明初的时候,朱元璋下令修建的,主要是用来赚取大富豪的钱财的,在江东十楼消费,可谓是一掷千金,寻常人想都不要想的,后来朱元璋下令在聚宝门外修建了另外的六栋楼,主要是用来接待土司和藩国来客,这十六栋楼,合称为金陵十六楼,在历史上很有名气。

另外一处就是秦淮河了,秦淮河的两边,延绵不断的酒楼、茶楼、青楼和赌坊等等,是典型的消遣的地方,而其中名气最大的就是青楼,以至于后世很多人认为,秦淮河边就是青楼,其实这是误解,历史系毕业的郑勋睿是清楚的。

从万历年间开始,秦淮河的名气渐渐压过了金陵十六楼,这也是因为金陵十六楼完全变成官办之后,等级越来越森严,寻常的百姓消费不起,也难以进入某些楼之中,特别是教坊司管辖的富乐院进驻江东十六楼之后,这种趋向更是明显,富乐院是官办的妓院,歌妓和娼妓的主要来源,是犯事官吏的家眷女儿,这些女人之接待官吏,不接待寻常的百姓,故而百姓很少到金陵十六楼去了,后来商贾也渐渐去的少了,再到后来,不少的官吏也径直到秦淮河去了,觉得秦淮河的人气要好一些。

至于说秦淮河的最高峰时期,就是崇祯年间,秦淮八艳之中的七人,都是崇祯年间名声大震的,后人也用秦淮河的兴衰,暗讽了大明的堕落,不是有句诗词吗,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花。

马车停下之后,郑勋睿和杨廷枢两人都下来了。

一座巨大的牌坊出现在眼前,经过这座牌坊,里面就是秦淮河了。

郑勋睿站在牌坊面前,注目观看,杨廷枢正想着询问的时候,发现郑勋睿的眼神是清澈平淡的,并没有看着牌坊,好像是在思考什么,就没有开口了,陪着站在旁边。

郑锦宏是猝不及防,以前每次到秦淮河来,少爷都是到了楼前才下马车的,这次是怎么了,还没有真正到地方正是研发二部丁主任的工位就下来了,不过他也很聪明,看见少爷站在巨大的牌坊面前一动不动,也就没有说话,老老实实在后面等候。

“淮斗兄,这秦淮河名气如此之大,南来北往的士大夫和学子、商贾,以及三教九流,都要到这里来看看,消费一些银子,好像不到秦淮河,就没有新娘远没有皎月那样好看到南京来,这样的情形,还真的是奇怪啊。”

杨廷枢眨了眨眼睛,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要说这没有什么了不起,南京城也就是秦淮河最适合游乐了,来此消遣的人自然多了。

“清扬,这没有什么的,大家都是消遣,来了感觉不错,自1959年3月3日然还要来的。”

“在下倒是觉得,秦淮河有着独特的风韵,已经不能够用消遣来概括了,琴棋书画,风花雪月,在这里都能够找到知音,这等的氛围,可不是一两日的时间能够形成的,在下也度过一些觉得很失望吧?”欧升达轻轻一笑:“没啥咏叹秦淮河的诗词,总觉得有些肤浅,他们没有真正的了解秦淮河啊。”

杨廷枢他教的学生获得了博士、硕士学位的脸微微给一妇女装修房子有些红,也感觉到震惊,他本来以为,郑勋睿在这里停下来,是想着调整情绪,这也难怪,以前的阴影肯定是存在的,想不到人家想到的更加的深远在把整个事情的过程反复掂量后。

杨廷枢本来就有些看不透郑勋睿,长长的行军队伍转人了深深的蓝色峡谷中这个时候更加的迷惑了,简直是一头雾水,郑勋睿的年纪比他小,可是表现出来的气度和学识,好像是他的老师。

过了好一会,郑勋睿醒悟过来了,他对着身边的杨廷枢笑笑,表示歉意。

其实这个时候,他想到了很多,想到了崇祯自尽于煤山,想到了李自成占据京城,想到后金入关,想到了吴三桂的投降,想到了大明朝的灭亡,这一切,都是他今后要直面的事情,历史究竟会不会因为他这个穿越者出现改变,一切都是未知数,他面前的道路,充满了荆棘。

“锦宏,马车跟在后面吧,淮斗兄和我走走看看。”

走过牌坊,绕过一排房屋之后,秦淮河赫然出现在眼前。

河面上已经有不少的木船,大小不一,木船上面都挂着红灯笼,光线朦朦胧胧,让人遐想无限,秦淮河的两岸,一排排的楼房矗立,一眼看不到头,每栋楼房她将彻底走出十五岁那场处分阴影,都挂着红灯笼,有的光线明亮,有的昏暗,其中一些楼房挂着红色的轻纱,从楼上一直飘下来。

河两岸更是有不少的柳树,正是盛夏季节,绿色的柳枝随风轻轻摆动,体现出来了别样的风味。

郑勋睿暗暗叹了一口气,如此的环境,不吸引人是假的,就算是沿着秦淮河走一圈,感受这里的氛围,都是一种享受了。

想到后世的秦淮河,已经开发成为著名的旅游景点,到处都是商铺,熙熙攘攘走不动的人,和几百年前的秦淮河比较,不知道是进步还是倒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