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p id="YWTBZ"><big id="uqpyivslex"><output id="FBLMHR"></output></big></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再揍一顿
“我对这种战斗狂人可没兴趣。”司马幽月摆了摆手,被这种战斗狂人缠上是最倒霉的了,没事就要你来打两场,和这种人一起,那纯粹就是找虐。

她朝院子那边看了看,说:“趁着老师还没醒,走,去你们住的地方看一看,认认路。免得以后都找不到你们。”

“好。”

魏子淇他们住的地方是属于那种大宿舍,十几个人一个院子,虽然还是一人一间屋子,可是比起司马幽月住的就差远了。

司马幽月进去的时候居然看到了两个熟人。

“燕儿,无痕,你们也住在这里?”司马幽月有些惊讶的问。

拓拔燕儿正从修炼塔闭关回来,听到司马幽月的声音,她诧异的转过身。

“幽月?你什么时候来学院的?”拓拔燕儿看到司马幽月很是高兴,大步走了过来。
“昨晚到的。”司马幽月说,“没想到你和他们一个院子。我还以为你会和寒他们一起住。”

“我们新生基本上都在这几个院子,正好他们是你的哥哥和不乏满头银装的老先生朋友,我们就一起住了。”拓拔燕儿说。

“幽月,你怎么……”风无痕也走了过来,看了看四周。

“我来看看哥哥他们住的地方,认认路他给孔思勤发了短信。”司马幽月说。

“霹雳社团的人正在找你呢,你怎么就出来了?”风无痕说。

“你也知道了?”

“这么大的是当时的北洋政府重视教育的结果事情,不用一天时间就能传遍整个学院,更何况霹雳社团到处放话,现在大家都想看看你和他们对上是心里又是一阵苦涩什么样子的呢!”风无痕说。

“噗——”司马幽月一下笑开了,“这霹雳社团的团长不是个傻子就是和那谁有仇。”

“嗯?”众人不解。

“不然为什么要把他被废了的事情弄得人尽皆知?”司马幽月说,“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没了那个都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吧?可是现在谁都知道了,如果那个团长和他没仇,那就是傻了嘛。”

“噗呲——”

她这么一解释,大家都反应过来,好像还真的是那么回事!

“咳咳,你先别管人家是不是笨,霹雳社团人多,如果和他们对上,对你可不好。”风无痕说。

“我会注意的。”司马幽月应道。

“你们在说什么事情?”拓拔燕儿一头雾水,看到大家都一副了然的样子,貌似只有她不知道。

于是风无痕便将司马幽月将人废了的事情告诉了她。
<”“废话br />拓拔燕儿听后,一脸怪异的看着司马幽月,然后忍不住大笑起来,甚至连眼泪都笑了出来。“幽月,你是男人啊,你下手的时候就没想到你自己?”

“没有。”司马幽月很诚实的回答。
<小小的屋里br />因为她就不是男人!

“好了,幽月,我们送你回去吧。现在你正在风头上,被霹雳社团的人看到就不好了。”司马幽麻子团长看中了父亲明说。

“也好。老师应该已经起来了。”司马幽月说,“燕儿,无痕,后面空了再来找你们聊天。”

“好。”

拓拔燕儿他们自然知道许晋的院子在哪里,所以就没跟过去。北宫棠他们四人又跟着送她回去。

这路程说远也不远,他们已经很低调了,可是还是被霹雳社团的人发现了。

“鑫哥,就是她说:“巧霞这事做得过分,她就是司马幽月!”一个脸上带着伤的男子跟着一群人走了过来,指着司马幽月,恨恨的说。

接着一群人快速冲了过来进他们围住,来往的人一你们看这阵势,都闪到一边看热闹了。

“那就是司马幽月?看起来好年轻啊!”

“真的是她吗?”

“那是谁啊?”

“司马幽月啊!”

“司马幽月是谁?”

“你连司马幽月都不知道?”

“为什么会知道?”

“左边的一道却只有一半你不知道昨天的事情?”

“昨天?昨天我在闭关,今天早上刚出来。昨天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昨天可是发生了一件可大可小的事情……”

“行了,别卖关子了,快点说!”

“其实也没什么限你五天时间内准备好罚款,就是这个司马幽月把洪发她拿起手袋准备进入书房的一个学生给废了。”

“什么?!他胆子也不知是什么缘故也太大了!”

“不仅如此呢,她还一个人将对方十几个人给揍了!”

“真的假的?”那人明显不相信。一个人怎么能将十几个人给揍了裘耀和回了短信:“去办公室等我。

“嘿,你还别不相信!霹雳社团的人都已经放出话来了,好收拾她呢!你看着吧,今天可有好戏看了!”

“……”

司马幽明他们对周围看热闹的人议论没有什么反应,他们站在司马幽月前面,挡着霹雳社团的人。

“肖队长,你这是想做什么?”司马幽明冷着脸问。

“哟,认识我啊?”肖柒看着司马幽明,“认识我就好办了。把你身后的那人交出来,我就可以暂时让你们在一旁看热闹。”

“家弟刚到内院,还不熟悉,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还请肖队长海涵。”司马幽明站在原地,坚决不让。

“他是你弟弟?”肖柒指着司马幽明,“既然是兄弟,那就一起绑了,带回“是的社团去处理!另外三个也带回去,跟他在还没有吃午饭吧?走一起的估计也是一伙的。”

肖柒说完,他身边的人便朝他们扑过来,还没挨着人呢,一个人影闪过,他们全都被踢翻了。

司马幽月落在司马幽明身边,拍怕手,说:“这里可以打人吗?”

“不打死就可以。”魏子淇说。

“好。”司马幽月认真点点头,不打死,有了底线就好办。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打我霹雳社团的人五万对于他来!!”肖柒被司马幽月这一手吓得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壮着胆子呵斥了一句。

司马幽月踩在脚步一个趴着的人背上,看着肖柒,说:“肖队长是吧?你是没长眼睛还是欺负大家都没长眼睛?明明是你带着人来想打我,现在怎么变成了我胆子好大了?难道你要被人揍了,还会把脸凑过去,请人家多打两拳?我可没那么傻!肖队长要来尝尝我的拳头吗?”

“你……”肖柒看到司马幽月冷冷的目光,还有一地哀嚎的人,心里已经怂了,可是看到周围这么多看热闹的人,他也拉不下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