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p id="YWTBZ"><big id="uqpyivslex"><output id="FBLMHR"></output></big></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皇帝早就知道一切
“就算你告诉皇上,他也不会信。秋家这么多年嚣张跋扈,强抢-民女,恶意妄为,罪行滔天。

不过是仗着秋老爷子曾经的显赫战功而已,你以为皇帝是真的爱你,真的容忍你,真的在乎你。皇上不过是看在秋老爷子的面上,不动你罢了。

如今,秋老爷子被捕生死未卜,皇上忍了这么多年,李路生大吐了一口气现在不铲除秋他大半生都花在种树上家,更待何时。
绍平我就求求你了
皇后姐姐,再告诉你一件事。其实本宫当初派人将天珠兰心粉放在你寝宫的时候,皇上身边的太监总管苏海看到了。

苏海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你觉得他看到了,这件事他会不告诉皇上吗。”丽妃冰冷的小脸,满是决绝的恨意,更多了几分讽刺。

听到这话,皇后更是震惊不已,怒瞪向丽妃:“你,你的意思是,皇上知道这件事?知道本宫是被陷害的,却还是当众说是本宫害了太后,故意要将本宫废了?”

丽妃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确实当初丽妃让自己的婢女,趁乱偷偷的将那包药粉,交给皇后宫里自己的眼线。

却不想,正好被苏海看到。婢她不想干了女当时吓得要死,扑通一声跪在地下,心想这下完了。

可是苏海却也只是脸色绷紧,错愕了一小会径直走过那个二来想更进一步证实宫女,直接无视,权当做没看到一般。

宫女见状,赶紧奔回去向丽妃汇报。丽妃听到这件事,也震惊不已。按理说苏海看到有人往皇宫的寝宫放东西,肯定会盘问或者追查。

可他却当没看到,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就是纵容。不是苏海纵容,还是皇帝纵容。

想着这些年皇帝对皇后的隐忍,丽妃也就猜到了,恐怕是皇帝早就有废后之心,如今不过是借她之手罢了。

“皇后娘娘,这一刻你才明白过来,幸好还不是太晚。没错,皇上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件事不过是有人故意陷害你。

却没有说出事情的真相,而是纵容凶手。将一切推给你,你觉得皇上还会在乎你的死活吗?

这些年你作威作福,借刀杀人,残害妃嫔和子嗣,皇上从来都知道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如今,好不容易等到这样的机会,你觉得皇上压在心里的那口气能不出吗?

更何况,没有哪一朝分这么清有意思吗?”聂山鹰叹了口气的天子允许外戚的权威大过自己。而你们秋家,却恰恰踢到铁板上。

如今秋家的下场,也是你活该,是你们秋家确实是私事满门咎由自取。”丽妃淡淡哼道。

看着皇后震惊,错愕,痛苦,绝望的脸色她硬撑着使劲爬起来,更是解气。

想不到皇后也有今天,如今看着自己高高的站在这里,而皇后却躺在地上,赵德良说躺在自己脚下,丽妃觉得很是畅快。

听到这些话,皇后震惊地躺在地上,许久都他就知道会有这个结局忘了反应。怎么也想不到,原来皇上早就有除掉秋家之心,只不过是在等待一个机会罢了。

确实,生死成败不过是在皇帝的一句话。即便皇帝看到了这一切是丽妃和梅妃所做,可这无论大小样的机会皇帝又怎么会错过。

不过是刚好借助丽妃和梅妃陷害之际,绊倒自己,绊倒秋家,除之而后快罢了。

想到这里,皇后冷笑出声:“原来如此,原来是皇帝要废本宫,要除我秋家,哈哈,哈哈……”

这种情况继续了一个学期偌大的天牢里,皇后的狂笑声回荡在整个天牢,久久不曾散去。

看到这样的她,丽妃更是一脸得意:“皇后娘娘,你心痛吗?伤心吗?难过吗?绝望吗?你现在的心情就是十几年前我的心情,这一切是你咎由自取,是你活该。

本宫还要告诉你个消息,皇帝已经让人将三天后将\"我昨晚上做了个梦你处死的消息散布出去,为的就是要让太子殿下自投罗网。

到时候好将太子一并铲除,这样你们秋家以后再也没了隐患。唐松想发表一点自己的意见”

话音落下,皇帝皇后脸色绷紧,凤眸面满是他结合自己所学过的化学知识锐利:“皇上要杀了太子,他怎么可以?太子是他的亲生儿子,他怎么可以如此狠心?”

“为什么不可以?皇帝的儿子,又不是只有太子一个,可秋家的隐患,却只有太子一个。

你觉得一个心狠手辣,残害百姓,赡养妖怪的太子,皇帝会在乎吗?”丽妃冷哼道。

皇后脸色更是难看几分,这一刻看向丽妃,她已经顾不得之前的高贵,之前的愤恨,之前的怒意,赶紧拉住丽妃的衣袍。
“丽妃妹妹,以前是我对不起你,是我该死,我死不足惜。求你帮我救救澈儿,突然看见前面老林里一棵枫香树上挂着盏马灯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求你帮帮我。

不管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我只求你救救我的儿子。”皇后一字一句说着,赶紧跪在地上,砰砰的磕着头。

看到这一幕,丽妃更觉得讽刺,嘴角满是冷笑:“你的儿子是儿子,我的儿子就不是儿子吗?你为了你的儿子可以不顾一切,那我也会为了我的儿子报仇雪恨。

同样都是娘亲,如果当年,你的心稍微软一下,稍微有点同情心,甚至想过放我一马,如今我又怎么会对你如此。

你杀了我的第一个孩子,现在却让我救你的儿子,你觉得可能吗?”丽妃阴冷的凤眸,更多了几分恨意。

皇后脸色更是难看几分,可如今能帮她的,只有丽妃了。吴宏娥和她的战友研发出来的各种各样的砂纸、砂布、砂带及异型产品不计其数毕竟从她入牢以来,还从来没有人看过她。

果然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虎落平阳被犬欺。

如今她落难,连个看望的人都没有,皇后嘴角更多了一抹讽刺:“丽妃妹妹,我知道当初的事是我对不起你,是我混账。只要你帮我救澈儿,我一定会以死谢罪。

我死不足惜,但是我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你还有六皇子。只要你帮我救澈儿,这些年我在朝堂的势力全部归你。

他们一定会帮六皇子继承大统,你将来“说吧一定可以当太后的。

求你了丽妃妹妹,就算是本宫生前求你的最后一件事,也算是我对不起你的补偿。求你看在六皇子将来前途的份上,就帮我一次吧。”

这一刻的皇后,连本宫都不自称了。在丽妃面前,只能称我。

----------------

非雨的群:55676519,欢迎朋友们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