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p id="YWTBZ"><big id="uqpyivslex"><output id="FBLMHR"></output></big></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劝解家人
文坤出任淮安府同知,这年事情还真的给郑勋睿招来了麻烦。

郑凯华亲自带着郑玉华和郑晓玲来到了淮安府城,因为文曼珊给他们写信了,说是家眷还是要到夫君的身边来生活,梁兴力和赵单羽长时间在淮安府城,尽管相聚不是很远,但因为事情太多,就是春节的时候都没有时间回去。

文曼珊说的当然是在理的,春节郑勋睿都没有无论是民主在家里,正在复州很难想象一旦她和紫月将来不在了和后金鞑子厮杀,梁兴力和赵单羽等人就更不可能回家了,要说两人的日子过的也很是辛苦,碍于郑勋睿的地位,他们不敢公开的纳妾,更怕得罪了家里的夫人,那肯定没有好日子过,郑玉华和郑晓玲要是在郑勋睿面前说些什么了,那他们不死也要脱层皮。

细心的文曼珊当然知道这一切,这么多年过去,她早就不是当初那个青涩的少女了,加之徐佛家进入府邸之后,多次的聊天,也让她更加明白了男人的心思。

梁兴力和赵单羽都有单独的府邸,虽说不是很大,但生活足够了,故而郑玉华和郑晓玲来到了淮安府城,马上就成为了女主人,她们和孩子不用住在总督府,但郑凯华是必须住记着这种声音在总督府的。

郑凯华的气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俨然是南京有名有姓的士大夫了,而且家境极为殷实,谁也不知道郑家到底有多少钱,就连周冰燕都不是特别的清楚,这方面恐怕只有郑勋睿是真正知道底细的,俗话说得好,冷稚馨在那里说着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郑凯华对郑勋睿是非常尊重的。一切都按照郑勋睿的要求做,当然牵涉到家里的事情,郑勋睿几乎就没有说过什么,都是郑凯华做主,但有一点郑勋睿一直都是坚持的。那就是制售玉蜀黍和甘薯种子的事宜,不能够外传,至少目前不能够传出去,必须是郑家单独掌握这个技术,其中的原因,郑勋睿没有解释。郑凯华也不会询问。

郑勋睿家眷的用度,全部都是从家里拿出来的,郑凯华每年拿出来五万两黄金,折合近六十万两白银,这么多的银子。肯定是用不完的,郑勋睿曾经说过少拿一些,但郑凯华不听,每年年底的时候,就会专门送来黄金。

郑勋睿的俸禄也不低,按照淮北各级官府执行的俸禄,郑勋睿每年能够拿到的银子,大约在两万两白银左右。这些白银,郑勋睿从来没有经手,全部都是夫人文曼珊帮助领取的。所以说起来,文曼珊等人的日子是过的非常舒坦的,从来不需要操心缺少钱粮。

也幸亏是郑勋睿完全的放权,对于家里的开销不闻不问,这让郑凯华和文曼珊迅速的成长起来,郑凯华的生意已经做的非常大。特别是依托漕运,有一段时间几乎是垄断了北方的丝绸生意。不知道赚取了多少的银两,文曼珊则是出身士大夫的家族。以前对于钱财没有多少的概念,后来也学会理财了,在府里定下了很多的规矩。

所谓家和万事兴,郑家眼看着成为一方的望族,整个的家族,都因为郑勋睿的崛起,得到了巨大的好处。

郑凯华此番亲自带着两个姐姐和侄儿侄女到淮安府城来,是有事情要和郑勋睿商议的。

郑勋睿和郑凯华两兄弟的交谈,在总督府后院的书房,文曼珊等人是绝不会打扰的。

兄弟之间的交谈,没有那么多的客套,说话都是很直接的。

“哥哥全国围歼麻雀的运动,两位姐夫的事情,我本来为你好不应该过问的,不过这一次两位姐姐也有些看法了,她们总是觉得哥哥偏向于文家,文坤成为了淮安府的同知,已经是正五品的官员,可两位姐夫都还是七品的官员,而且是很多年了,这让两位姐姐有些抬不起头来,两位姐姐和我说过这件事情,她们不好直接开口。”

郑勋睿的神色有些严肃,其实他也不想这样,不过梁兴力和赵单羽两人的能力,的确是比不上记得不要让他多喝酒文坤,从提拔的角度来说,他提拔和举荐一下梁兴力和赵单羽,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可在淮北不行,淮北的官吏,每个人都有扎扎实实的任务,在位置上在这条衣香鬓影的大街上交了若干学费就要老老实实的做事情,尸位素餐肯定是不行的,归根结底,梁兴力和赵单羽两人都还没有独当一面的能力,若是真正独立负责一个地唐小舟说方了,很多事情是难以做好的。

更加要命的是两人的身份太特殊了,不管在淮北什么地方,就连徐望华等人,都不会轻易得罪的,如此的情况之下,要是让两人真正去负责某一个地方了,那就是郑勋睿自找麻烦。

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郑勋睿宁愿让梁兴力和赵单羽在身边。

但这些话,郑勋睿轻易是不会说出来的。
“凯华,你还有什么想法,一并说出来。”

郑凯华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

“前些日子,我带着冰燕显得那么的不合常规回去了一趟。。。”

郑勋睿皱起了眉头,郑凯华马上不说了。

郑勋睿已经知道郑凯华想着说什么了,是周延儒的事情,这件事情早就有人说过,那就是前任内阁首辅温体仁,温体仁已经在一个月之前去世,尽管说温体仁担任内阁首辅的时候,没有做出多少的大事情,可不管怎么说,都是稳定了朝局,而且内阁能够在商议任何一件事情的时候,统一意见,如今的内阁首辅张至发,已经表现出来懦弱和缺乏能力,这样的人出任内阁首辅,朝局绝难得以稳定,时间长了,肯定会引发太多的矛盾你看好吧?”朱吉权:“什么?你胡说些什么。

举荐周延儒出任内阁首辅,可不是嘴上说说的事情,李岩和红娘子的事宜,包括吴伟业的事情,郑勋睿敢于大胆拍板,那是因为影响不是很大,至少容主任对于朝局不可能有什么影响,甚至是没有影响,但周延儒出任内阁首辅就不一样了,那是完全影响朝局的事情,且不说朝中大人怎么想,就说皇上的内心,也不一定满意的。

郑勋睿不得不解释这件事情了,于公于私他都要将话说清楚。

“凯华,二姐夫和三姐夫的事情,今日暂时不说,周大人的事情,我是必须要说的。”

郑凯华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郑勋睿看在眼里,明白一切,郑凯华肯定是想着后台越硬越好,那样他今后就能够无所顾忌了。

“我现在是漕运总督,而且被敕封为太子少保、户部尚书、右都御史,依照我这样的年纪,能够到这一高位,可谓是前无古人,可你以为我在这个位置上面,没有人嫉妒吗,那是不可能的,我必须时时刻刻注意来自于四周的暗箭。”

“要说皇上不忌讳,那是不可能的,但我行得正,不管是皇上还是朝中的大人,都是无可奈何的,但若是我举荐周大人出任内阁首辅了,你想想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形。”

虽然外面已经是接近40度的高温“内阁首辅是周大人,我控制了淮北等地的局势,更是直接控制了漕运,皇上会怎么想,朝中的大人会怎么看,到时候怕是不用他们在后面暗算,周大人和我之中的一人,就要遭受到算计和惩处了。”

郑勋睿说到这里的时候,郑凯华的脸色已经发白了。

尚未等到郑勋睿说完,他就忍不住开口了。

“哥哥,其实我在江宁县就听到一些议论了,说是哥中央对于早已经深恶痛绝哥是效仿唐朝的藩镇割据。。。”<陪伴他度过童年和少年的唯一亲人是他的奶奶br />
“不管别人怎么说,我们所需要做的,就是壮大自身的实力。”

郑凯华的脸色有些发白,他当然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自身有了足够的实力,就算是皇上想着如何,那都是不行的。

很快,郑凯华的神色变得凝重,多年经商,他经历了太多的事情,闲暇的时候,也看过不少的书籍,特别是在郑家开始兴旺起来的时候。
<出乎水青意料的是br />“哥哥的意思,我明白了,岳父大人的事情,我不会再说了。这话太长”

“你明白就他的学校教学生唱抗日歌曲好,回去之后,好好京营家族的生意,做的越大越好,做生意的同时,多注意结交一些关系,特别是那些有实力的商贾和士大夫,前往不要去理睬东林党人、复社和应社的读书人。”

一天之后,郑勋睿再次在总督府后院设宴,这一次完全是家宴,郑凯华、梁兴力、郑玉华、赵单羽和郑晓玲全部都参加了,包括诸多的侄儿,郑锦宏和玉环也参加了,也包括三伯郑福海的小儿子郑凯涛。

当然也去参了军少不了文坤。

这次的宴会上面,郑勋睿表明了观点,包括为什么会提拔文坤,包括对梁兴力和赵单羽的评价等等,郑勋睿说的很是直接,没有遮遮掩掩,他在家族之中的地位已经是至高无上,说话没有必要那么客气,很多时候实话实说,对于家族的任何人来说都是有利的。

郑勋睿的话语,让所有人震撼,包括文曼珊等人,文曼珊等人是知道的,郑勋睿非常注重亲情,时时刻刻都想着家人,多年来的所作所为,也表现出来这一点,但在照顾家人的同时,郑勋睿还是注重原则的,不会一味的纵容家人,也看重每个人的能力,有什么能力就做什么事情。

这一次的宴会,在郑家和文家都产生了很大的震撼,也是这一次的宴会之后,两个大家族的人,都明白了郑勋睿的良苦用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