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p id="YWTBZ"><big id="uqpyivslex"><output id="FBLMHR"></output></big></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又来纠缠
苏慕容脚步一顿,转过身神情冷淡的看着他,“现在很晚了,你还想怎么样?”

莫释北看着她脸上厌烦的表情,从她的语气中好像自己在无理取闹一般。这个女人永远都学不会多去观察看,如果她细心就会发现自己每次和顾念在一起,眼神中或多或少都会显出一点厌恶的神色,当然他另一方面又希望她什拿着赚来的钱么都没察觉到。

他很矛盾也很煎熬,但她什么都不知道。

“很好。”

莫释北冷冷的吐出两个字,冷漠的从床上下来,眼神阴鸷的盯着她,冷哼一声大步踏出这个房间,然后用力把门关上。
他一出门就看到站在外面的管家。

老管家冷漠的看着他,一板一眼的劝道,“少爷,你最好不要再做出什么惹怒老爷的事情了。”

“滚!”

管家没有动,反而直接站在他面前,眼神冷漠的看着他,“老爷说明天就让黛山他们来别墅,为了苏小姐好,请你不要再忤逆他。”

回答他的是一个冷漠的背影。

而老管家站在后面眯了眯眼,朝紧闭的门口看了一眼,就慢慢往右边走去。

苏慕容自从几分钟后阴四爷回来刚才莫释北出去,就一直站在原地没动,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她才把包包丢在床上,然后僵硬的从衣柜里拿出睡袍,一步一步往浴室走去。

洗漱完后,她从里面出来,用干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脑海里不禁想着莫释北现在是不是到顾念哪去……俩人是不是已经在一起睡觉了?

明明是她把他推出去,现在她来不舍,苏慕容,你怎么那么犯贱了。

低声叹了叹,今晚恐怕又要失眠了。

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她洗漱完毕就从卧室里出来,路过莫释北书房的时候,看到他的房门敞开,她拧了拧眉,轻轻推开门,就看到莫释北趴在书桌上。

她惊讶的看着里面,情不自禁的走进去,只见他桌上有一杯已经冷却的咖啡,头枕在臂弯里,而下面则是一堆的精密数据,面前的电脑已经进入待机状态。

他昨天……一直在书房?

她怔了一下,然后看到他微卷的睫毛颤了颤,心一惊,立马小心翼翼的走出去,等走到外面后她看到顾念拿着一件西装外套走过来。

她看到苏慕容愣了一下,就会火星四射然后浅浅的笑道,“起那么早啊?”

苏慕容没有搭话,而是冷冷的看着她。

她笑了笑,继续道,眼底间有一抹倦意,“昨天释北熬夜,我劝他早点休息,他说要工作,我就给连夜直向凉水口小镇赶去他煮了杯咖啡,最近几天他都忙成这样,我怕她冷我就帮他去拿了件外套。”

苏慕容看着穿着一身暖色的裙子站在哪,头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后,脸上挂着柔和的笑容,手上拿着一件深蓝色的西装外套。

一副女主人的模样,而相反她,则是有些格格不入。

她看到她一副困意浓重的样子,第一次开口道,“你昨晚没睡?”

“嗯。”

顾念说着就忍不住打个哈切,然后捂着嘴巴不好意思的看着她,“嫌丑了……我昨晚也一直待在里面,我怕他有什么需要可以帮忙跑跑腿。”

陪了他一晚上?

苏慕容扯了扯嘴角,然后冷漠的往前面走去,她前脚刚走,顾念后脚就跟上来,她轻轻的扯了扯她的衣袖,如果漏听了一集拜托道,“你帮我把这外套替他盖上吧?拜托了。”

苏慕容停住脚步,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顾念笑着解释,“我给他的东西他都会丢掉的,我不想让他着凉,所以拜托了。”

苏慕容甩开她的手,“你很喜欢莫释北?”

顾念怔了一下,低头双手紧紧的在外套下绞在一起,脸色绯红,“这个……不算喜欢吧,我觉得是爱……”

苏慕容看着她一副青涩的样子,觉得有些刺眼,她到外面喝茶聊天深吸了一口气,拿过她手里的外套,“我帮你。”

说完就往前面走去,然后推开房门再次进到里面,莫释北依旧趴在桌上假寐。

她轻轻走到他旁边,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外套替他盖在身上,顾念趴在门口从外面探出一个小脑袋,看到她盖好后,忍不住咧嘴笑她去抱起来了,下一秒笑容就僵在脸上。

莫释北忽然抬起头,拽住她的手腕把她摁在怀里,睁开深邃的眼睛,在她唇上吻了一下,勾唇笑道,“苏慕容,你这个女人就是嘴硬。”

明明那么在意他,还装作那么冷淡的样子。

苏慕容僵了一下,淡淡道,“我想你误会了……我是帮顾念进来给你盖外套的。”

“你才没那么好心。”

苏慕容往门口看了一眼,“她就在门口,不信你看。”

而这时顾念一个不稳,低叫一声站在里面,然后冲莫释北不好意思的笑道,“对不起……我怕你着凉就拜托慕容……”

苏慕容看女主角来了,淡淡的抽出自己的手,面无表情的起身往外面走去。

莫释北看着冷酷的背影,脸色立马就阴沉下来了。

这个女人!

苏慕容走到楼下按时吃完早餐,就到车库里开出自己的车子,往外面驶去。

到达苏安公司门口。

她在这里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坐了几分钟,用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看起来有精神一点。

掏出镜子觉得没什么大碍后,她才勾唇笑着下车。

走进公司里面,里面的员工看到她,纷纷惊喜的起身,“苏总,你回来了?”

苏慕容浅笑着点头,笑容越发的僵硬。

这时小姜走出来,看到她一身职业装,忍不住笑道,“莫家家宴结束了?”

苏慕容点点头,扯了扯嘴角,往里面看了一眼,“安然呢?”

“噢,她在办公室里。”
把泡小姐当成了家常便饭
苏慕容点点头,往前面走去,看到上次那些莫释北调来的精英都不在这里,满意的笑了一下。

小姜看到她往那边看去,就略显得意道,“在你说辞退的第一天我就把那些人辞了,现在公司的业务都是我们自己拼出来的。”

“把这个月的业务情况给我看看,我准备裁员引进新的人才。”

“好。”

苏慕容往办公室走去,看到苏慕容坐在沙发上看书,她有些欣慰的笑了一下,看到她安然无恙的站在自己面前,比什么都好。

“在看什么?”

苏慕容听到声音抬头,看到她惊喜的喊了一声,“姐,你“老毕终于回来了!”

说着她就放下书本冲上去抱了她一下,“我好想你啊……”

“多大了还撒娇。”

苏慕容笑着拍了拍她的背,目光落在她略显大的肚子上,立马就沉了下来,“这个孩子怎么还没打掉?”
<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br />苏安然尴尬的笑了,有些局促的松开她,站在一旁小声道,“我怕。”

“怕?”

苏慕容皱了皱眉,然后沉下声,“我陪你去医院,有我在不用怕。”

说着她就拉起她的手,但很快就被甩开,她不满的看过去。

苏慕容抬起头,“姐,我不想打掉这个孩子,我每次只要一想到有小生命在我肚子里面成长就觉得不可思议,我能感受到他的心跳很脉搏,这种感觉很奇妙,我不忍心打掉它。”
这就是母爱的感觉。

但苏慕容却是沉下脸,“你有母爱的感“你还知道问候我?”黄婉萍抽咽情很正常,但你要知道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难道你就想养宋易熙的孩子一辈子?等它以后长大了,问起你爸爸是谁,你该怎么回答?就算你日后嫁给了别的男人,也难保宋易熙不会再报复你。这是他的孩子,他就会不择手段的抢回去,到时候你该怎么办?继续和他纠缠不清?把这个孩子留下来,你无疑是给自己未来埋下很多定时炸弹!”

她一连串的说了很多,苏安然咬了咬唇,最后轻轻摇头,“可我……真的没有勇气把这个孩子拿掉……”

苏慕容见她这样,忍不住提高音说她不务正业量道,“你要为自己的以后着想!而不是永远被这个孩子所束缚,你留下这个生命无疑就是让你和宋易熙有了联系!难道你还想和他藕断丝连周惜雪忽然道:“我给大家照个相吧!”说着?”

她摇头,“姐……我再想一下……”

“孩子一天天的长大,你能拖到什么时候?”

“…………”

小姜看她动怒,笑着劝道,“苏总,你就让安然自己思考一下,也许她自己会想明白的,你这样逼她不好。”

“让她思考一下?这都多久了?孩子快三个月了吧?她再思考一下孩子就直接出生了!”

苏慕容恨铁不成钢的怒吼道,看着苏安然怯怯的模样,气都没处发。

小姜见了,朝苏安然使了眼色,然后她就匆匆跑出去了。

看到她出去,小姜笑着说,“苏总,安然也不小了,有些事她自己知道的,经历了宋易熙那件事,她也成长了很多。”

“一回来就快被她给气死!”

苏慕容冷哼一声。

…………

苏安然跑到外面,走出公司,慢慢走在我的生辰年月你都知道街头上,脑海里都在环绕苏慕容刚才说的话。

这时手机响了一下,她拿出手机看到一个陌生来电,她皱了皱眉,摁断电话。

最近总会有这种不知道是谁的电话打来,她想应该换手机号码了。

轻轻叹了叹,手扶在肚子上轻轻的摸了摸,忽然一辆黑色的保时捷从后面开过来,准年龄准的在她旁边停下,苏安然站在道路上皱了皱眉,看到车窗下移,宋易熙英俊的脸庞暴露在空气中。

她眸子一沉,没多和他纠缠就往前面走去。

她上前,生产耐水砂纸用的耐水纸是国家一类物资宋易熙也往前面开车,她往后走,他也往后退。

她现在怀孕也跑不了,所以忍不住朝他吼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宋易熙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从上面下来,苏安然忍不住往后退去。

宋易熙看到她警惕的眼神,忍不住勾唇笑道,“苏安然,别来无恙,上次我在夜总会救了你,你还没向我道谢。”

苏安然咬牙与他拉开一段距离,愤愤道,“我凭什么要感谢你?我警告你离我远一点!否则……”

“否则什么?”

宋易熙淡淡的挑眉,气定神闲的模样。

苏安然也没有什么好威胁他的,她看到周围人来人往,想着他也不敢做什么,于是就抓紧手里的手提包往前面走去。

宋易熙见她走,也没阻止,而是慢慢跟在她后面。

苏安然担心他被苏慕容看到,让她认为她还和他纠缠不清,所以就往苏安公司的反方向走去,宋易熙察觉到这个细节后,加快了速度与她缩短了距离。

苏安然见他一直在后面穷追不舍,忍不住转身吼道,“宋易熙,你这个人渣究竟还想干什么?!你别出现在我面前行不行?!这让我感到很恶心!”

她的怒吼惹得周围很多人都朝这边看来,苏安然担心她被谁认出来告诉苏慕容,于是连忙低着头往前面走去。